珠海

搜索热词:

民间画家邹令才:既生活在珠海里 也生活在绘画里

来源:珠江晚报      撰写时间:2018-06-22
  说起珠海的“油画街”,老珠海人可能第一时间会想到狮山路、教育路一带。这儿绿树成荫、熙熙攘攘,平凡的市井人文气息与熠熠生辉的艺术星光相互交织,吸引了不少民间艺术家栖身于此。他们在这块土地上创作、生活,成就了诗和远方。
  今天的主人公油画家邹令才就是其中一位,他用自己独特的视角和细腻的笔触将珠海的老街风情、沙滩渔港等时代印迹呈现在方寸画布上,也镌刻进了人的内心深处。
  文/本报记者 刘雅玲
  图/本报记者 程 霖
  初识珠海,芳心暗许
  邹令才的画室位于老城区狮山街道的一间老店,店里的展壁上挂满了反映祖国各地山水风光的画作,其中以珠海笔墨为最。海岛的椰风蕉雨、渔舟唱晚、惊涛拍岸、鱼翔碧波,纷纷跃然画布,让人仿佛漫步海边、身临其境。另一部分惹人瞩目的画作,当属他笔下的老城区风情,老街旧屋、夕阳斜照、市井闲趣,画面生动,色彩丰富。
  邹令才祖籍肇庆,成长于广州。2010年初识珠海,当即定下移居。谈起对珠海的情有独钟,邹令才不认为是一种冲动,而是珠海的美直击人心、令人震撼。他深信,这块土地,能让自己回到最放松的状态,激发自己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
  2010年的一天,他携妻女首次来到珠海游玩,正值傍晚时分,刚一下车,蓝天白云下的浩瀚大海映入眼帘,海天一线、波澜壮阔。一家人心潮澎湃,漫步海边,至香洲渔港码头,刚好一束光照下来,美不胜收,此时此景,让邹令才移居珠海的想法油然而生。他向身边的妻女惊叹道,“就是这儿了!我要寻找的就是这个地方,我们搬来珠海吧!”邹令才当即拍板,所幸妻女也万分支持。于是,看房租房,一气呵成,初识珠海、定居珠海,邹令才从此开始了和珠海的不解之缘。
  老城岁月,镌刻历史
  除了大海,珠海的老城区也是邹令才着墨最多的题材。移居珠海近十年,邹令才以狮山老街为背景,完成了近三十幅老香洲题材的作品,这些作品多次入选省市各个美术作品展,并荣获珠海青年美术作品优秀作品、“夏之画”文化香洲作品展优秀作品等奖项。
  走在狮山的路上,老旧的城区,风风雨雨,历经沧桑,仿佛总有一段说不尽、道不完的故事。相比钢筋泥土、高楼林立的新城市,邹令才更愿意将目光聚焦在这里,蜿蜒悠然的石子路、岁月斑驳的石墙、老旧的小民居,都让他肃然起敬。
  邹令才说,“我喜欢记录一切有历史痕迹的事物,随着新城区的不断开发、城市间的相互复制愈演愈烈,沉淀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老城文化正在一点点地消逝在我们的生活中,我希望用手中的画笔尽可能地将它们留住,也给后代留下一点岁月的记忆。”
  邹令才特别喜欢狮山,觉得这一片有老城区特有的味道,所以他以狮山场景为原型、从不同的角度创作了一系列作品《狮山老街》。在邹令才的笔下,老城区的老街旧店、大树光影,甚至是错综复杂的电线杆,都有一种别样的美。他创作的老城区风情画,总能勾起人们内心的怀想。
  邹令才随手拿起身边的一幅《狮山老街》风情画,说到,“这个街角就在我的店附近,我天天看、日日走,这条街道、这棵大树,这里的叔伯阿姨,没有一样是我不熟悉的,创作这幅画的时候刚过完春节,冬去春来,万物回春,街角的大树正在吐出新芽,清新的绿色跟老街的灰暖色调互相呼应,这种新老交替的感觉,让人油然而生一种莫名的感动,我当即就有一股冲动想马上画下来,后来这幅作品的完成只用了四十分钟,整个过程极其畅快淋漓。”
  邹令才总是说,自己是用情感创作,而不是仅仅用画笔。他最喜欢的是骑辆自行车在老城区走街串巷,他觉得身边的一切都很美,例如,身边的老房子,层层叠叠,有一种天然的层次美,看似杂乱无章的电线杆,在不同的光影下,有一种优雅的韵律美,而这些景致在每天的不同时段、每年的不同季节、晴天和阴雨天,它们的美又截然不同,经常走着走着,邹令才就感觉怦然心动、灵光闪现,于是赶紧回到工作室将眼前即景呈现于画布上。
  海边漫步,惬意写生
  初识的美好,成就了邹令才画笔下首幅珠海题材的作品:《香洲渔港》。该作品呈现了夕阳下渔港的静谧、神圣,光影交错中的海港美轮美奂。《香洲渔港》获得第二届古元美术奖。此后,邹令才一发不可收拾,几乎每天都去海边走走,吹吹海风,唱唱小调,用心去感受不同时段大海的自然之美。
  “我出生在山山水水的地方,所以对大海有一种天生的亲切感,在海边,我能找到取之不竭的灵感源泉,画累了,到海边走走,又能开开心心地回去画。”邹令才对珠海的海满含深情。他说到,下午三四点,看到渔民们挑着一桶桶的海鲜上岸,那种收获的喜悦、朴实的笑容,特别富有感染力,这样壮观的画面,常常让海边写生的邹令才感动得泪流满面。
  灵魂自由,生活在画里
  谈起画画,邹令才有喜悦,也有遗憾。他坦诚地说,“虽然我内心深处更喜欢以老城为视角的创作,但是很多人并不喜欢这种题材,他们更喜欢色彩艳丽、饱满的风景画,所以我平时也会画一部分商业画,生活嘛,除了诗和远方,也会有眼前的苟且。”
  不过,让邹令才感到欣慰的是,偶尔有街坊路过店里,会特意说一上句“我很喜欢你的画,都是我们生活过的地方,感觉很亲切”;有时候也有老街的街坊特意过来告诉他,“你画里的那一带听说快要拆了,好生遗憾”……这证明,作为时代的记录者,他做的这一切还算有意义。
  邹令才坦言,作为艺术创作者,都有一定的创作周期,珠海就是他艺术生涯和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不敢保证,下一个十年还会如此投入在珠海这片土地,但他可以肯定的是,来到珠海近十年,他的灵魂每一刻都是欢喜的,精神每一刻都是享乐的。可以说,这十年,邹令才生活在珠海,也生活在画里。
  “即使将来有一天,为了创作再次移居它地,我依然会无比怀念珠海的海、珠海的老城、珠海的子民。”邹令才深情地说。